再小的企业
也应该有自己的声音 
分享到:
干货系列丨航线讯息分享之中印红线
 
2020.5.14

 

新冠疫情的爆发暴露了人类和日常生活所依赖的供应链的脆弱。每日更新的疫情数据显示出了全球疫情的严峻形势,也表明了在疫情初期对集装箱运输市场受影响程度的预测过于乐观。

 

世界各国政府为控制疫情,在不同程度上实行了封锁措施,使得疫情初期的局部供应冲击到如今已经迅速演变成全球需求危机。

 

中东&南亚地区

石油价格下跌、病毒蔓延和制裁使中东陷入困境

印度经济步履蹒跚,阻碍了南亚的增长

 

由于一年前美国再次对伊朗实施制裁,整个中东地区的航运交易在2019年几乎没有增长,阿巴斯港的运货箱量下降了39%。这种影响在第四季度(-12%)开始消退,因为伊朗不得不面对新的经济威胁: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。截至3月24日,伊朗的已知死亡人数占全世界由该疾病造成的所有已知死亡人数的11%。

 

2019年,由于中远海运将服务从杰贝阿里港转到新的港口——阿布扎比港口公司合资码头,哈里发港的辉煌业绩得以延续,吞吐量增长了60%,达到280万TEU。而这个变化导致杰贝阿里港去年损失了约55万TEU,相当于吞吐量下降了3.8%。与此同时,去年塞拉莱港的吞吐量增长了21%,这意味着该港口已经恢复了因2018年5月的飓风而失去的业务量。

 

今年,随着石油收入的急剧减少,加上新冠疫情爆发的影响,中东港口的交易量无疑会受到抑制。

 

南亚地区的吞吐量在2019年最后一季度出现了自2012年以来的首次季度下降。虽然降幅仅为1.2%,但足以将该地区的年增长率拉低至3.1%,这与前三年令人兴奋的两位数增长率相去甚远。

 

印度经济继续放缓:消费、投资和出口均大幅减弱。经济放缓的影响可以从尼赫鲁港在过去三个月里港口装卸量下降了6.7%或者在皮帕瓦沃港的交易量下降了7.9%看出。同期,蒙德拉港的增长率下降至1.8%。

 

在东部沿海地区,金奈港的市场份额在上一季度下降了17%,继续被卡图帕里港(增长23%)和克里什纳帕特南港(增长6.8%所占据。

 

南亚或多或少是我们能预见到的在2020年出现经济增长的唯一地区,但3月24日印度总理宣布,政府将在全国范围内对13.7亿人口实施为期21天的严格封锁。因此,即使在该地区,经济增长的可能性也在减小。

 
 
 
 

关于WallTech

 

WallTech是国际物流SaaS云服务平台研发和运营服务商,有两款SaaS产品: 国际货运代理软件云服务平台CargoWare跨境电商包裹配送协同平台eTower

 

CargoWare平台目前在国内是领先的第一梯队 其主要客户为:巴士悦信,广州卓志,格林福德,ANJI-CEVA,YUSEN,立远物流,广州邦太, 西格玛,集翊达,淳宏,UBI和瀚万等。

 

2020年公司的重心是启动从一个云服务的工具向生态的转型,同时为客户打造一个智慧物流服务的智能平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