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小的企业
也应该有自己的声音 
分享到:
赫伯罗特公布一季度业绩报告,推出5亿美元成本节约计划
 
2020.5.15

 

5月15日,赫伯罗特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财务报告。根据财报披露,该公司一季度实现息税前利润为1.76亿美元,同比减少27%;净利润为2,730万美元,同比减少75%;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为5.17亿美元,同比减少6.9%。

 

今年1-3月,赫伯罗特实现总收入36.84亿美元,同比增长6%。箱量增长4.3%至305.3万TEU,其中,增长最为明显的拉美航线,而亚洲区域内航线和远东航线箱量则双双下滑。期内,运费水平增长1.4%至1,094 美元/TEU,单箱燃油成本增长40%至214美元/TEU。

 

上周,赫伯罗特表示,预计所有航线将在今、明年实现“稳健复苏”,但短期内前景不明朗。而在当天披露的财报中,赫伯罗特再次强调,尽管疫情严重影响世界经济乃至集装箱运输行业,但预计2021年所有航线都将实现强劲复苏。

 

“一季度主要受中国的影响,但自3月起,欧洲、美国乃至拉美、印度都遭受严重影响。我们预计复苏很有可能从第三季度开始,并持续到2021年”,首席执行官Rolf HabbenJansen表示。

 

根据克拉克森的最新估计, 今年全球集装箱货运量将减少11%。在Rolf Habben Jansen看来,这是当前最准确的预测。但他也表示,当前的情况与2008年的金融危机不同,尽管那时的需求也出现类似的下降。

 

他指出,2008年,订单量相当于全球集装箱船队的50%,大量新船在危机发生后陆续交付,从而导致供需严重失衡。

 

而如今,情况出现实质性不同。当前订单量几乎处于历史低位。此前,赫伯罗特曾有意订造23,000TEU超大型集装箱船。但目前已推迟,并表示“等到情势稳定下来了,才会继续这一计划”。

 

据Rolf Habben Jansen透露,这家德国的集运公司每隔一天就会召开危机委员会会议,以确保高管层能及时掌握必要信息,并在必要时采取额外措施。

 

他解释道,为了控制成本,必须根据需求调整运力。另一方面,为了确保有足够的箱子,有必要在一些地区加大投资,因为当前集装箱流通非常混乱。

 

“现在很难说,后危机时代,贸易流向是否会改变。但是,有一点或许会改变,即人们将重新思考单一采购战略并进行扩展。我们必须做相应的调整。”

 

关于当前的财务状况,Rolf HabbenJansen表示,已经新增一些流动性,以备不时之需,但目前很难预测未来的情况。“但你看我们的整体资产负债表,还是相当健康的”。

 

赫伯罗特在财报中提到应对疫情的四点措施,分别是成本控制、投资优先级、财务应急准备和政府支持。具体来说,该公司希望通过与THE联盟合作,控制可变运输成本和固定成本,从而实现节省300万美元的成本预期。同时,赫伯罗特重申,当前不仅没有订造新船的计划,也将减少不必要的维修投资。此外,预留4亿美元以应对市场恶化可能带来的流动性需求。

 

值得一提的是,赫伯罗特认为,目前公司不需要政府的特别支持,因为盈利能力和流动性措施能够确保公司的财务稳定性。

 

诚然,或许不是所有的同行都如赫伯罗特一样。Rolf Habben Jansen认为,如果第三季度需求能够开始复苏,全球前十名集运公司都能坚持到年底。但如果复苏需要更长的时间,那么一些公司或将面临生存困境。

 

关于2020年的盈利预期,赫伯罗特认为,考虑到疫情的不确定性以及成本控制措施,如果疫情在二季度达到顶峰并且全球经济在下半年复苏,董事会将维持年初的财务预期,即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为17-22亿欧元,息税前利润为5-10亿欧元。不过,赫伯罗特也坦言,除非市场复苏早于预期,并且更为强劲,否则目前的预期是不可能实现的。

 
 
 
 

关于WallTech

 

WallTech是国际物流SaaS云服务平台研发和运营服务商,有两款SaaS产品: 国际货运代理软件云服务平台CargoWare跨境电商包裹配送协同平台eTower

 

CargoWare平台目前在国内是领先的第一梯队 其主要客户为:巴士悦信,广州卓志,格林福德,ANJI-CEVA,YUSEN,立远物流,广州邦太, 西格玛,集翊达,淳宏,UBI和瀚万等。

 

2020年公司的重心是启动从一个云服务的工具向生态的转型,同时为客户打造一个智慧物流服务的智能平台。